很奇怪,我爱你

与君决(治愈向小甜饼,一发完)

天米坡小贱蝶~:

张继科输了。
四比一。三十二强。棒子国的小家伙。
荧光绿的毛巾在脸上胡乱地搓,指缝间露出刘指导阴沉又懊恼的脸。
这场失败意味着什么,他比谁都懂。

四号台的记分牌还未断电:Ma Long,China。
两张球台,隔开了一个梦——
几乎是他职业生涯最后一个未竟的梦。
他想再一次,登上那个最闪亮也最陡峭的地方。
决赛场上,球台对面:
站着他最想见到的那个人。
站着他最想战胜的那个人。

回酒店的车上,马龙掏出手机,打开了日历簿:
标记着各项赛事的小红点,突然就变得刺眼起来——
世界巡回热热闹闹地打上一圈儿,可哪一站都比不上世乒赛的分量。
就算赢了吧,再多奖金,也填不平那人心里的坎儿。
划到六月底那儿,倒是顿了一顿:这站他俩双打。
行吧,至少还能一块儿打打球……
打一场,也就少一场。
想到这儿,马龙刚翘起些的嘴角又塌下去,兀自甩了甩头。

“龙崽儿,琢磨什么呢?”
秦老师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今晚的比赛并不难熬,可他似乎连“昂”一声都没了力气。
马龙不说话,秦志戬却太懂他。

“回去我得看看继科录像。”
秦志戬也不看他,盯着手机屏幕自顾自说道——
“得让他好好总结一下……时不我待。”
最后四个字落在马龙耳朵里,沉甸甸的。

手指翻过日历的一整页——
八月份,全运会。
2018年,还有亚运会,还有团体赛。
2019年……
他还能等吗。

方博刚练完混双,就瞧见张继科输球的消息。火急火燎地回了酒店,等他们回来。
马龙进屋的时候,这家伙正抱着手机,坐崔庆磊床上给张继科发微信——
斟词酌句的,一双眼睛比他师兄耷拉的还厉害。
“继、继科儿,那啥,比赛……我看了。小孩正手挺猛啊……输了你也别太自责,是、是吧……等我混双打完,咱一块儿喝酒去~”
好不容易念叨完,手指一缩,到底没有发出去。

“为啥不发啊?”
马龙在他对面床上坐下。
“没啥用。”方博皱着脸摇头,“他?输一场球,能记一辈子。”
马龙仰起头,长长叹口气。倏尔却又笑了——
“咱们,不都是这样的人么?”

方博低头不说话,微信窗口戳开了又关上。
“马龙……你……替我发吧。你……境界高,说的话,他听得进去。”
马龙沉吟半晌,到底也没把手机摸出来。
其实说什么都没用。
走到这一步,张继科他自己啊,比谁都痛。
窗外车灯适时亮起来,马龙借着路灯光瞄一眼车牌号:

“走吧,继科儿回来了。咱接他去。”

推门出来,走廊上瞧见个锃亮的脑袋瓜。
方博扬了嗓子吼一声——
“肖指!”
肖战捏捏他脸,又朝马龙春风化雨地笑笑。
转头见张继科晃晃悠悠走进来,反身一脚踹在他屁股上。
“九比六那会儿怎么就没咬住!!!”
“躁!!!太他妈躁!!!”
方博吓得一个激灵,立马躲到马龙后头。

老肖絮絮叨叨地骂完了,又从随身腰包里掏出个止疼喷雾,丢进他怀里。
“回去上药,今儿你跑动一看就有问题。”
末了又傲娇地一扭头:
“那药……本来给刘诗雯带的……跟你可没关系!”

老肖回了屋,空荡的走廊上,马龙和张继科面面相觑。
马龙脖子后头,还露出一对滴溜溜的圆眼睛。
“方博,起开。”
张继科笑着瞪他——“傻样儿。”

“今儿练的不错昂,那索尔佳,看着比你都壮实。”
“等会儿许昕小胖跟高远,邱哥想去现场,你们跟着一块儿吧?”
“明儿大宝贝打平野昂。那小丫头,今儿撂冯天薇一个四比零。”
“……”

“继科儿。”
多少句话哽在嘴边,却变成一句没头没尾的招呼。
张继科惯性地伸出手,跟他轻轻碰一下:
“我没事儿,真心话。”
马龙朝他薄薄地笑一下:“那就好。好好休息。”
“龙。”张继科垂头小声道,“对我……挺失望的吧?”
“不会。完全不会。”
马龙笃定地望住他:
“我只是……替你可惜,真的可惜。”

张继科看着他红彤彤的眼睛,脸上突然就添了点温然笑意——
“怕我就这么颓了?怕我就这么……退了?”
“继科儿……”
马龙声音里悄悄带了点哆嗦。

“马龙,退役前,我一定会像像样样的赢一场。”
张继科扬起头——
“要么赢你,要么,跟你一块儿赢。”

“昂~!”
马龙终于,从眼睛里笑出来。

“许……许昕,你啥时候比赛啊?
我一会儿……跟邱哥过去。
继科儿……挺好。没事儿。而且……”
方博瞧着远处腻腻歪歪、眉目含情那俩人,禁不住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而且还辣眼睛。”

评论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