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奇怪,我爱你

【獒龙】你迟到许多年 中下

栗猫:

单身爸爸科x儿科医生龙  久别重逢/暗恋/HE


前文:              




7.




“截止201X年12月31日,世界人口正式到达75亿,每一天约有37万人出生,也有16万人去世……”




“世界这么大,两个人相遇的概率是多少呢?


两个人多年后在茫茫人海重遇的概率又是多少呢?”




“重遇多年前暗恋的人,你是否会后悔曾经的自己没有告白……”




电台里播报着无关紧要的新闻,马龙切了过去,又开始播放无聊的心灵鸡汤,马龙皱皱眉,不由动了动手指,他出神地看着眼前堵住的一条长龙,明明才下午四点多B市却又开始了每日例行的交通大堵塞。长长的车队一直排到立交桥下面,马龙心不在焉地再次切了个电台频道,车载音箱里开始播放周杰伦的歌告白气球。




“亲爱的 爱上你 从那天起 甜蜜的很轻易。”




马龙一怔,从这有些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哼哼唧唧嗓音里,辨认出来竟然是曾经被他摆满书柜一格的周杰伦。他停住伸出又想去换台的手指,就着远处的初春里不太刺眼的夕阳听完了这首多年以后的周杰伦新专辑。


车窗外此起彼伏的鸣笛声和过往车辆的喧嚣大部分被薄薄的车窗玻璃隔在窗外,马龙听着电台里歌曲的最后一点尾声,露出个不太好看的笑。




甜蜜吗?


他自己也不知道。




马龙呼出口气,眼神却有点迷茫起来,他其实有点记不清刚刚最后是说了什么拒绝了张继科的邀约了,大概是脑子还没彻底清醒过来,等他回过神来,就已经坐在了自己的车里了。电台里的主播语调温柔,介绍着周杰伦阔别两年的新专辑,马龙按开自己的手机,音乐软件里一个几乎没怎么动过的歌单静静躺着,最后添加时间停留在两年前。




马龙其实并没有保存着多少关于张继科的东西,早已不是什么冲动又爱情至上的毛头小子了,早在大学之后几年离开A市搬家的时候就都丢掉了,唯一剩下的大概也就是这个悄悄留下来着的周杰伦歌单和那些与他相关的回忆了吧,


他明明把过去十几年和张继科的每一个画面都记得那么清楚的。






马龙叹口气,想起刚刚最后张继科那个熟悉又陌生的礼貌的笑,心口有点闷闷的。




堵车前进的很慢,马龙一只手拨拉着手里的手机,一只手对着方向盘不停地点点点。他其实一向是很有耐心的人,今天却少见地对着堵塞的车队有些心烦气躁。前面一辆车里是一家三口,马龙看着驾驶座上的男人握着副驾女人的手,时不时和后座的孩子叽叽咕咕两句,笑得温柔又幸福,马龙弯弯嘴角,挪开视线,只见右侧车里其乐融融的一家四口热热闹闹的。马龙攥紧方向盘,心底冒出一个个酸涩的小泡泡来,最后噼里啪啦炸开,炸得他眼睛也有点酸涩起来。






直到手机铃声在这安静的空间里响起,马龙还没缓过神来,他手忙脚乱地接着电话,走神地恩恩应声,直至电话那头的陈玘连着喊了他十来声才慢慢反应过来。


“马龙你怎么了?”


听筒里的陈玘有点摸不着头脑,对于马龙近乎失语般的十几秒走神有点莫名其妙。


“哦,没……没什么,我刚刚这,这有点事。”


马龙冷静下来,甩了下头,慢慢回答,


“怎么了吗玘哥?”


电话那头的陈玘和他说起话来就停不下来了,先是问了两句近况,就又开始操心起他的生活起居,接着又对着他的终身大事说个没完,马龙头大地听着陈玘断断续续偶尔有点结巴的关心,心里感动,脑壳儿却有点疼,忍不住打断,忙道,


“哥,你给我打电话有事吗?”


被打断了的陈玘一拍脑门,才想起来正事,他皱皱自己的眉毛,有点为难,


“你嫂子老家那边出了点事,我和她得回去一趟,你这两天帮我带下添添方便吗?”




马龙平时工作一直挺忙的,倒是刚好赶上这两天轮休,他笑起来,应了好。


“玘哥你客气什么,麻烦什么啊。”


陈玘舒了口气,手下一阵叮铃咣铛的收拾,


“那我晚点儿给你把添添送过去。”


“别昂玘哥,我过去接他吧。”




陈玘那边听起来挺急的,马龙开下高架桥掉了头直奔了陈玘家,帮着收拾了东西然后送走陈玘和嫂子去机场,马龙这才带着添添回了自己家。时候不早了,马龙又带着添添洗澡然后给他收拾床铺,等都弄好,已经很晚了,添添揉着眼睛窝在马龙怀里老老实实让他给擦头发。马龙动作轻柔又迅速,擦完给孩子喂了牛奶然后看着添添乖乖睡下去又出去给他洗衣服。一整晚过得跟打仗似的,直到马龙全部忙完躺回床上,已经累得睁不开眼睛了,马龙来不及再想缠绕了一天的那些关于过往的愁绪,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马龙做了个梦,梦到了自己十四岁的夏天。






8.




难得的调休,马龙依然早上六点多就起了。


马龙悄悄看了下还睡得沉沉的添添,稍微收拾了下就出去晨跑了,等到拎着早餐回来,添添已经迷迷糊糊地起来了,坐在床上一脸困倦。马龙抱着孩子去了浴室看着他站在小凳子上洗脸刷牙,又出去给添添热早饭,准备衣服和书包。


带孩子确实不容易,马龙虽然不是头回带添添,但还是有点手忙脚乱的,等开着车到了幼儿园,还差几分钟就快要迟到了。




马龙拉着添添的小手下了车就一路狂奔,直到了园门口才慢下来步子平复呼吸。添添喘着气呼哧呼哧地觉得这样跑还蛮有意思的,一个劲咯咯直笑,马龙看着旁边乐不可支的小家伙,有点莫名也有点好笑,忍不住捏了捏他的鼻子,


“还笑呢,添添今天可是最晚的一个啦。”


添添躲开马龙的手,拿脑袋去顶马龙的腰,继续笑,


“才不是呢,”


伸出小手指指身后,


“后面的才是最晚的呢呀。”




马龙回头,就看到昨天才梦到的男人站在两米之外,单手插兜,右手牵着个唇红齿白的小男孩。


仿佛做梦一样。


一瞬间,马龙又有点想逃了。






“哥哥早呀!”


张果果远远就看到才见过的医生哥哥,小朋友挣开张继科的手,一溜烟小跑过来,眯着眼睛对着马龙笑,小嗓门亮亮的,


“哥哥~”


小孩子恢复的很快,昨天还蔫耷耷的,今天就又精神头十足了,眨巴着小桃花眼,可爱的不得了。马龙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果果的头,


“果,果果病好了吗?还难受吗?”


“好了呀~”


小男孩歪歪头,伸出两个小胳膊做了个睡觉的姿势,


“呼呼,睡一觉就好啦,哥哥~”


添添缩在马龙身后,露出半张小脸,观察了半天,只见马龙依然对对面那个小子颇为亲切,有点不服气,探出点脑袋来,哼哼唧唧地,


“不是你哥哥,是我的。”


小孩子最受不了当面挑衅,果果瞪大眼睛,也不服气,皱起小眉头,


“喂,你是谁?”




“张天果,怎么说话呢?”


张继科两步迈过来,拍了拍孩子头,


“怎么这么不礼貌?”


对着马龙和添添露出个歉意的笑。




添添不理两个人,转身回去伸手拽马龙的手,


“龙叔,为什么他管你叫哥哥?”


添添眼里含着两包泪,委屈的不得了,他以前也管马龙叫哥哥,结果被他脾气暴躁的老爸按着打了一顿,就只得开始老老实实喊叔。


果果一听得意起来,两个小手叉住腰,摇头晃脑的,


“马龙~哥哥——”


张继科好笑,又拍了拍果果的后背,有点严肃,


“跟你说了叫叔叔的。”


果果在张继科怀里蹭蹭,显然不太当回事,顶着添添看过来的眼神,咧咧嘴,露出个笑,继续笑咪咪喊,


“马龙哥哥~”


越听越委屈,添添开始啪哒啪哒掉眼泪,其实小孩子也分不清叔叔和哥哥到底称呼上有什么好什么不好的,就是见不得自己不能这么叫,而另一个人可以。添添越想越难过,尤其想到他暴脾气的老爸,哭得越来越大声。




马龙有点头大,虽然他是儿科医生,但是对于孩子们固执起来也有点棘手,他蹲下身去哄添添,孩子却怎么都不肯听,只一个劲搂着他的脖子抹眼泪儿。马龙轻轻拍着孩子有点不知所措,下一秒,就看到那张熟悉的脸贴到了眼前,马龙一个惊吓身体后仰,差点一屁股坐下去。张继科伸手拉住对方的手臂,冲他笑了下,把他怀里的添添扒拉出来,低声哄劝。


张继科把添添搂在怀里,冲孩子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渐渐添添停下了哭泣,眨着红彤彤的兔子眼睛看张继科,然后一旁的果果又不干了,撅着嘴开始哼哼。


马龙有点愣神,看着张继科哄完这个又去照顾那个,比起他在儿科见过的千千万不够细致不够温柔的爸爸们,十足的满分好爸爸。




张继科看起来哄孩子很有一手,半天总算把两个闹腾起来的小家伙哄好,带了进去,门口的幼儿园老师接过张继科手里一边一个的两个孩子,冲着马龙和张继科点点头就带着孩子们进了大门。


张继科抹抹一头汗,看了两眼一旁又开始走神的马龙,伸手晃了晃,


“走,请你吃早饭?”


马龙回神,


“啊?”


张继科摇头笑,


“你怎么这么多年还会有时候呆呆的?”


“没有……”


张继科挑眉,


“好吧,那我帮你这么大忙,给你哄孩子,是不是该请我吃个早饭?”


对面的男人自顾自说着这样亲昵的话,却一点也不惹人烦,马龙心猛地跳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又冷静下来。他有点不好意思,犹豫了犹豫,点了点头。






两个人一前一后开着玛莎拉蒂和奥迪停在了个小早餐铺子边上,把小巷子几乎要挤满了。


张继科大大咧咧的,下了车腿一撇,叉着腿就坐在了小板凳上,仰头冲着马龙笑说,


“不介意吧,带你吃这个?”


马龙赶忙摇摇头,跟着坐下来,


“该我请你的,添添一向很乖的,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可能我哥他们突然出远门的关系,有点闹腾。”


张继科摆手表示没事,又笑着摇摇头,


“小孩子嘛,没什么的。”


“不过你请我这个——”


张继科拿手敲敲桌面,抿嘴笑,


“那可不行啊,你要请我,可得请我个好点的吧至少?”


张继科眨眨眼睛,眼角带着愉悦的有些活泼的弧度,


“这顿早餐我请吧,这样……算你你欠我两顿了。”




张继科歪着脑袋冲他笑,手拄着侧脸,露出青筋明显的手腕和一小截结实的手臂来,肌肉分明,小麦色的皮肤性感又迷人。马龙觉得嗓子里有点渴,不由低下头去喝了一大口豆腐脑,却被烫的捂着嘴说不出话来。


张继科吭哧吭哧一顿笑,觉得这样的马龙即使顶着铁刘海的发型也还是孩子气的可爱。




两个人吃饭都不慢,就着豆腐脑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几根油条,张继科擦擦嘴,对着一旁还在不好意思一直磨蹭的,嘴角还残留着点痕迹的马龙点了点嘴角。


“有东西。”


对方的手指很热,笑容很暖,似乎是常给孩子擦嘴所以动作自然,马龙一哆嗦,飞快地后退然后用手一把抹过,好半天才慢慢说,


“谢谢。”




张继科不甚在意,对着手机噼里啪啦按了一通,突然抬头问,


“一会儿有事吗?”




“啊?没有。”


下意识脱口而出的答案让马龙懊悔了起来。下一秒他就听张继科笑着说,




“那我占你一天,你陪我……”


“去挑挑家具吧。”






9.




马龙高考报志愿的时候和父母吵了一架。


马龙从小很乖,一直很听父母的安排,人生中头回和父母产生这么大的分歧就是因为要去A市的A大。父母不能明白向来乖巧的儿子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变了主意,把十拿九稳的本市的C大改成了跨过大半个中国的情况不明朗的A大。




和张继科中学同桌的将近一年里,马龙并没有和张继科成为多么要好的朋友,他最擅长克制自己,给自己牢牢画了个框,绝不逾越半步,别说谈论些不相关的体育或者游戏,就连学习相关的你有什么心仪的学校都没说过。


最早听到A大的时候,张继科已经转学走了,马龙安静地每天上学放学,认真听讲,课间偶尔听听新同桌和前桌的两个男生一起勾肩搭背地闲聊。男生之间聊的话题大多很无聊,不是昨晚的比赛谁谁踢得真烂,要不就是新出的游戏难度太高,再不济就是隔壁的女孩子长得真不错之类的。




马龙心不在焉地时不时听两耳朵,偶尔却能从里面捕捉到一个熟悉的名字。


知道张继科可能要去A大的时候马龙并不意外,张继科去的A市里最为出名的大学,莘莘学子们的憧憬,马龙下意识地从桌肚里拿出分数表,翻开A大去年的分数线,对照自己的一模成绩,攥紧了手心。




马龙的成绩一直不错,但并不算拔尖儿,他虽然理科一般,但贵在努力又静得下心学习,一旦给自己定了目标就会咬着牙努力,固执又倔强。






马龙其实也记不清自己到底花费了多少时间多少精力在这个有点遥远也有点飘渺的目标上了,直到拿到大A的通知书那天,他才终于舒了口气。


马龙吊着自己的精神大半年,高三以来头回步履轻松地去了学校拿相关文件,班主任一脸笑意地恭喜他,马龙露出个腼腆的笑和老师说了会儿话就准备回去,只是还没完全走出办公室就被身后传来的班主任和隔壁班老师说的话激得心口一窒。




“说起来你们班那个之前转去A市那个男生考哪了?”


“去了B大啊。”


“这么厉害啊,去了A市然后考了B大?”


“是啊。”




盛夏的天气烈日炎炎,马龙才出来办公室额头就泛上了密密的汗水,他忍不住低头看手心中快要被汗水浸透的文件夹。只是薄薄的一张纸,如今在他手里却像千斤重,马龙想起张继科转身离开的那个初夏里被微风吹过的晃动的校服衣角,忍不住眼睛有点酸,


他总是离那个人,越来越远。






马龙是一个人背着行李踏上去A市的火车的,他拒绝了父母要送他去的提议,坐了23个小时的火车,跨越了大半个中国,第一次脚踏到A市的土地上。不愧是百年名校,马龙背着行李走在葱葱郁郁的树荫下,每一下都踩在树荫间透下的的跃动的光斑上。




搬进新宿舍里的,马龙是头一个,他提前了三天来,看着空荡荡的寝室,沿着床铺一个个名字看过去寻找自己的床铺,在看到自己隔壁床床头贴纸上的名字时候,眼睛紧缩了一下。


三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字,


看过,写过,划过,


甚至梦到过的,


三个字。




大概是同名吧。


马龙自己对自己说,


冷静,要冷静。


却有点控制不住越跳越快的心脏。




那天阳光很好,马龙记得很清楚,他正对着窗户,眯着眼睛看窗外风吹过时候直射进来的大片阳光,身后的门就开了。


“啊,有人来了?”


有点困倦的声音,也有点熟悉,也有点陌生的声音,马龙眼前被大片的阳光刺得要睁不开来,


“同学你好啊,我是张继科。”




风吹过去慢慢停下来,树叶哗哗地回复原来密密匝匝的位置,透过树荫照进来的光,


碎了。






这篇前面给手滑删掉了……补一下

评论

热度(6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