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奇怪,我爱你

【獒龙无差】后来(7)

碧若清荷:

张继科*马龙


无差向,退役组,龙队离婚单身设定,介意勿入。


 


 


马龙觉得,张继科这些天很不对劲。


他们住在一起,本也是相安无事。张继科不再抗拒他的早餐,他接小禾上下学。会在醒来的时候给马龙打个招呼。他们的日程从送小禾上学开始重叠,然后马龙去训练馆训练队员,张继科回家处理公司的事。晚上他们会一起接小禾放学,然后他们互道晚安。


明明是最熟悉的相处模式,却透露着浓浓的疏离。


马龙是个好房东,张继科是个好房客。他们一起生活,互不打扰。


可最近几天,张继科对着马龙,总有些欲言又止。


他把自己的情绪隐藏的很好,但马龙毕竟是和他一起长大的,尽管分离了十几年,这些细微的变化还是瞒不过马龙。


“继科,你最近有什么事?”马龙试探着问。


“没事。”张继科说,“我得带着小禾回美国一趟,把公司里的事处理完了。”


“把小禾留下吧。”马龙说,“我看着她。”


“小禾跟我习惯了。”张继科说。他对女儿的态度近乎偏执,走到哪里都要带着,只有自己在旁边看着才能放心。


马龙不知道张继科这些年经历了什么,变得这样小心谨慎,患得患失。这和原来的少年一点也不像。


“你还不放心我吗?”马龙说,“小禾出去一趟要耽误不少功课,再说孩子也愿意跟我亲。”


张继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答应。


“继科儿。”马龙放软了声音,“你这样不行。你总不能护着小禾一辈子。”


“我护她一辈子又怎么了?”张继科的声音提高了,“她是我一手带大的,我就乐意护着她。”


他的声音里带了几分讥俏:“马龙,不是谁都和你一样这么没意思的。你知道我一直不喜欢你们那一套。”


 


 


晚上小禾坐在床上,张继科亲了亲她的额头,向她道了声晚安,正准备像往常一样出去,小禾却拉住了她的衣服。


“爸爸,你要去美国了吗?”小姑娘轻轻的问。


“小禾和爸爸一起去好不好,不会太久,也不会耽误你的功课的。”张继科哄着她。


“不好。”小姑娘却摇了摇头。


张继科有些惊讶,他蹲下身子,用自己的额头抵住女儿的:“小禾不喜欢爸爸了吗?”


小禾伸出胖胖的小手抱住他:“小禾最喜欢爸爸了。”


“那小禾就不能陪陪爸爸吗?”张继科竟然向女儿撒起了娇。


“爸爸照顾小禾很辛苦吧。”小禾说,“爸爸长大了,可以一个人出去了。”


“可小禾还没长大,爸爸不放心。”张继科说。


“小禾长大了!”小姑娘对长大的话题格外敏感,“爸爸在外面要乖乖的,不要让小禾担心。小禾在家里等着你。”


 


 


当小禾看到接自己放学的只剩下马龙一个人时,还是有些不太开心。


马龙轻轻抱了抱她:“今天叔叔教你打球好不好?”


小禾就立刻兴奋起来:“嗯!叔叔我们走吧。”


 


 


“这是你爸爸当年用过的拍子。”马龙递给小禾一个拍子,“他的拍子是特制的,不适合女孩子打。但如果只是单纯的学习,这拍子也够用了。”


小禾接过拍子,紧紧握住。


马龙看着她握拍的手势倒是笑了:“小禾,你这可不像你爸爸啊。”


小姑娘第一次拿起球拍,按照自己的方式紧紧握住。但马龙一眼就看出小禾的手势虽然还不够标准,但却是明显的直拍握法。


“这得你许昕叔叔教你了。”马龙一边说着,一边握住了小禾的手,“来,就着这个姿势,挥一下拍子试试。”他把小禾的手指调整到了一个很舒服的位置,现在小禾是标准的直握球拍了。


小禾的身高比同龄人要矮一些,更像个五六岁的孩子。马龙想了想,在她脚下放了一个小板凳。


“今天我们就学接发球,你小心一点,脚下不要移动。”马龙叮嘱着,带着小禾一下一下的挥拍,做着发球的姿势。


马龙的发球一直有教科书之称。虽然没有刘指导出神入化,但胜在规范标准,小禾就着马龙的手势,竟然学的有模有样。


对着空气挥了阵拍后,马龙递给小禾一个球:“来,发一个球试试。”


小禾也不怯,拿着球抛起,推出,球稳稳落在对面的台上。


教练的直觉让马龙意识到,小禾或许天生该走这条路。


小姑娘虽然个子矮,又是初学。但抛球的高度和击球的姿势,已经十分规范了。


马龙站到球台那边,尝试性的发了个球,小禾下意识的打了过来。


这下马龙完全惊讶于小禾的天赋了。他从未教过小姑娘推挡,可小禾单凭意识就稳稳接住了他的发球。虽说这个发球毫无技术含量,打过几天乒乓球的人几乎都能接到。但对于一个初次接触乒乓球的小姑娘,还是太不容易。


马龙又发了几个球,都是直接打到小禾不用移动就能打到的范围内,小姑娘无一例外的接住了。


 


 


“师兄,老张家闺女果然是该打乒乓球的。”许昕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身后。马龙的全部注意力一直集中在小禾身上,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到来。


“还是个直拍,小姑娘有前途。”许昕称赞着。


“小禾我们休息一会儿好吗?”马龙停止发球,把小姑娘抱下小凳子,拿出纸巾替她擦了擦汗。


“师兄,小禾一直打下去,说不定又是一个大满贯。”许昕说。


“继科不想让她走这条路。”马龙说,“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知道有多么不容易。”


“我就随便说一说嘛。”许昕说,“盯这那群丫头久了,都有职业病了。”


“你一个女队主教练天天往男队这边跑干什么?”马龙说,“回去盯着丫头们吧。”


“可别。”许昕一下子头疼起来,“你们男队审美怪异我能理解,我们小姑娘可都是些正常人。自从继科那几套样衣出来后,每次训练她们看我的眼神都能吃人,我可消受不起。”


“那几套衣服挺好看的。”马龙说,“女孩子穿些漂漂亮亮都小裙子不好吗?我抽时间去给她们做做工作。”


许昕一下子看到了救星:“师兄,你真是我亲师兄!”


 


 


“小禾,喜欢打球吗?”晚上回家马龙问小禾。


“喜欢!”小姑娘的眼睛亮亮的,“乒乓球真有意思!”


“那小禾,你想不想做职业运动员呢?”马龙试探着问。他现在的心情可以说是十分矛盾了,一方面作为叔叔实在不想小禾受那么多苦,另一方面作为教练却习惯性点不想放走任何一根好苗子。


小禾虽然起步晚,但贵在天赋高,悟性好。大满贯的女儿,身体里是有冠军血统的。如果真的走上这条路,未尝不会成为甚至超过她的父亲。


小禾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有些闷闷的说:“不知道。”


她的眼睛骨碌碌的看着马龙,小手一下一下的揪着自己的小辫子。张继科走后给小禾编辫子成了难题,马龙向女队点姑娘们学了好久,还是没有张继科的一半好看。但好在小禾也不嫌弃他,顶着有些乱的辫子就出了门。


“叔叔,我喜欢乒乓球,我爸爸不喜欢我打乒乓球,我不想让我爸爸不开心。”小姑娘说,“叔叔,你还可以带我打乒乓球吗?偷偷的,别让爸爸知道。”


“好。”马龙看着眼前纠结的小姑娘心疼的不得了,“我们不想那么多,小禾喜欢打叔叔就教你打,小孩子多打些乒乓球对身体还是挺好的。”


小禾终于笑了出来:“谢谢叔叔。”他亲了亲马龙的脸颊,“叔叔晚安。”


小姑娘的吻轻轻的甜甜的,马龙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晚安,小禾。”他说。


 


 


马龙像前两天一样在小禾放学后带着她去训练馆打球,却在放下球拍的时候看到了冷着脸站在一旁的张继科。


“继科…”马龙瞬间觉得心虚,“你回来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我好去机场接你。”


“不用了。”张继科说,“机场到这里,打个车也就回了。我看小禾没在屋子里,就想着来这里看看。”他的语气冷了下来,“马龙,你怎么教她打乒乓球了?”


马龙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二十多岁多张继科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就说过绝不会让自己将来的孩子走上这样一条路。马龙没想到张继科竟然做的如此决绝,不仅自己绝口不提运动员时期的事,更是不允许女儿碰一下球拍。


“爸爸,不怪叔叔,是我想要打乒乓球,求着叔叔教我的。”小禾拉了拉张继科的衣服,软软的说。


“乒乓球好玩吗?”张继科问。


“好玩。”小禾点点头,“我喜欢打乒乓球。”


“以后不许打乒乓球,知道吗?”张继科难得对女儿如此严肃的说,“今天的作业做完了吗?我们回去。”


“马龙。”张继科牵着女儿的手对马龙说,“这两天谢谢你带小禾,孩子以后还是我带在身边吧。自己的女儿自己看着总要放心些。”


 


 


张继科带着小禾出去了,马龙一个人站在球台旁。


“龙指龙指。”一个胖胖的队员跑过来。这孩子是前两年刚从二队上来的,一上来久直接杀入主力层,不论是球风经历还是体型都像极了当年的樊振东。马龙一向看重这个孩子。


“龙指,今天晚上不是休息吗,我们去吃鸡蛋灌饼,你去不去?”小队员一脸期待的问。


“不去。”马龙说,对着队员慈爱的笑着,“既然你们这么喜欢鸡蛋灌饼,我送你们一个怎么样?”他的声音突然提高了,“男一队全员一万米!立刻!我亲自数圈!”


tbc


这篇文里的继科性子一直有些偏执,和他当初突然离队的原因和在美国的一些经历有关,以后会交代。现在的壳儿就像个刺猬,闺女是死穴,除了闺女谁都不在意那种,标准的单身老父亲心态。


弟弟们挺无辜的,刚好撞上了龙指心情不好,只能吃鸡蛋灌饼了。



评论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