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奇怪,我爱你

【獒龙无差】后来(1)

碧若清荷:

张继科*马龙


无差向,退役组,龙队离婚单身设定,介意勿入。


 


 


结束了上午的训练课,马龙走出训练馆,准备买点水喝。


对面物美的老板已经换了,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也是马龙曾经的球迷。马龙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还是个年轻的小姑娘,带着终于见到偶像的羞涩递给他一封信。这么多年时间,小姑娘长大了,结了婚,生了孩子。再次见到曾经偶像,也只是寻常的朋友罢了。


马龙给老板打了个招呼,顺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北京这几天实在太热了。”老板说,“队长,你们运动量这么大,注意点。”


这么多年过去了,马龙早已经从国乒队长转变为国乒总教练,可老板还是习惯叫他队长。每次叫起,都像是在回溯自己的少女时代。


“又不是运动员了,运动量不大。”马龙说,“我现在可比不得原来了,一组力量都坚持不下来。”


“那也得注意着。”老板说,“五块钱。”


马龙快速结了账,向老板挥了挥手:“再见。”


“再见。”


 


 


马龙是在回训练馆的路上看到小姑娘的。


小姑娘七八岁的样子,扎着双马尾,穿着荧光黄的连衣裙,在训练馆门口安安静静的站着。


北京的六月份,天气已经十分要命。只不过从超市到训练馆的距离,马龙就觉得衣服汗津津的。这个小姑娘显然是在她买水的这段时间出现的,额头上已经沁出了密密的汗珠。一张小脸也是红扑扑的。


马龙一边埋怨着这是哪家的父母这么粗心,这么热的天让这么小的姑娘一个人在外面。另一边赶紧加快脚步走过去,尽量放柔了声音:“小姑娘,你爸爸妈妈呢?”


姑娘也不怯生,一双眼睛骨碌碌的看着马龙。好像终于确定了眼前的叔叔不是坏人,才奶声奶气的说:“我爸爸让我在训练馆等他,可是看门的叔叔不让我进去。”


在训练馆等爸爸?马龙想着,这应该是熟人家的孩子了。可皓哥邱哥的孩子已经大了,许昕的儿子也读了中学,就是方博周雨他们的孩子自己也是认识的。马龙绞尽脑汁,愣是没有想出这会是谁家的孩子。


但眼下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小姑娘红扑扑的脸蛋看起来十分让人心疼。马龙想了想:“叔叔先带你去训练馆吧,外面热。”


小姑娘乖巧的点点头,主动把手递给马龙。


马龙稍稍弯了腰,拉着小姑娘的手,带她走进了训练馆。


 


 


没有证件的人进训练馆是要登记的。马龙拿过一张登记表,问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张继禾。”小姑娘的声音很大。


马龙一个手抖差点扔了笔,那些年少的记忆仿佛一下子涌上来。


“张继科!”


“继科儿…”


马龙自我安慰着:或许这是巧合呢?他说:“是芰荷啊,制芰荷以为衣,真好听。”


马龙自小打球,统共没进过几次学校。大学毕业证书也是修了足足六年才勉勉强强通过,一度被队里的狐朋狗友取笑。


但他却记得这句诗。那时候张继科发疯了一样突然沉迷诗词创作,搞了一堆诗词歌赋来研究。他刚结束了一天的训练,累到不行,准备洗洗睡了。张继科却拉着他不让他睡,要给他念诗。


他记得张继科念了一篇长长的诗,具体内容他已经忘了,只有那一句“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记得清楚了些。


他那时困的要命,实在不想听张继科再念下去,就每每打岔,听到这句,就说:“把荷花做衣服,可怎么打乒乓球啊。”


张继科那时是十分生气的,狠狠的说:“龙!这是象征,象征懂不懂!”


……


“叔叔,不是这两个字。”小姑娘脆脆的话语打断了马龙洞思绪,“叔叔,我自己写。”


马龙把表给她,小姑娘一笔一画写下了“张继禾”这三个字。


或许她的父母也是张继科当年的粉丝呢?张继科当年的粉丝可是他们几个人中最多的。马龙这样想着。但他还是蹲下身子,有些颤抖的问:“小姑娘,你的爸爸脚什么名字啊?”


小姑娘却一下子犯了难:“爸爸说过,不能随便把他的名字告诉其他人的。”但她又想了想,“不过叔叔不是其他人,我就告诉叔叔吧。”


她骄傲的说:“我爸爸叫张继科!”


 


 


里约时张继科接受采访:“我和马龙自己练就行了,我们不想麻烦其他人。”


十几年后,一个小姑娘告诉他:“叔叔不是其他人。”


马龙最后心底的最后一丝侥幸被彻底打破了。


这十几年,连他都结婚了。张继科有了孩子,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了。


 


 


马龙把小姑娘带到了休息室。得知小姑娘身份的那一刻,他几乎要抛下小姑娘一个人落荒而逃。可理智不允许他这么做。既然小姑娘已经出现,就说明张继科已经回来了。早晚都要一见,早晚都是一样。而且他们的关系,也只是曾经的队友罢了。


“小禾。”马龙说,“叔叔陪你在这里呆一会,等你爸爸来,好吗?”


“嗯。”小姑娘点点头,“谢谢叔叔。”休息室里的温度要比外面凉爽多了,小姑娘脸上的红退去了一些,露出了白白净净的底色。一双眼睛遗传了张继科的,潋潋的开着桃花。双马尾柔顺的贴在耳后,看起来娇俏又文雅。


这么多年过去,马龙第一次这么强烈的嫉妒张继科。不是因为他曾经的成绩,而是因为他的女儿。


马龙太喜欢这个小姑娘了,乖巧而懂礼貌。在休息室不哭也不闹,就安安静静的坐着。


“小禾,饿不饿,叔叔这里还有些零食。”马龙在箱子里翻翻找找,找到了一包小饼干。不知道是哪个队员偷偷藏在这里的,反正现在是他的了。


小姑娘想了想,很有礼貌的接过去:“谢谢叔叔。”然后小心翼翼的撕了包装,小口小口的吃着,努力不发出一点声音。


马龙喜欢的不得了:“要不要喝点水?我去买。”


“不用了,谢谢叔叔。”小姑娘抬起头,“外面热,叔叔歇歇。”说着还拉了拉马龙的衣服,示意他坐下。


马龙顺着她小小的力道坐到了小姑娘旁边,看着她一小口一小口吃着饼干,突然有了巨大的满足感。


 


 


“叔叔,这是乒乓球训练馆吗?”小姑娘吃得差不多了,就把剩下的小饼干装好,放到桌子上,开口问马龙。


“嗯。”马龙说。


“叔叔真厉害。”小姑娘说,“会打乒乓球。”


马龙被他的话逗乐了:“会打乒乓球就很厉害吗?”


“对啊。”小姑娘理所当然的点头,“我在美国的时候,班里只有一个同学会打乒乓球,我们都特别喜欢他。”


“你原来在美国?”马龙问。十几年前的张继科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谁都没有想到他会跑到大洋彼岸的美国。


“是啊。”小姑娘点点头。


马龙想了想:“你爸爸也很厉害,乒乓球打的特别棒。”


“真的?”小姑娘很惊讶的样子,“可爸爸说他不会打乒乓球啊,他也不让我学。”


“要是张继科不会打乒乓球,世界上就没有会打乒乓球的人了。”马龙说,“你爸爸是最会打乒乓球的人。”


“我见过他偷偷拿着球拍。”小姑娘说,“可他既然说不会打,那就不会打好了。爸爸不愿意告诉我,我也不去问。”


“为什么?”马龙问。


小姑娘像个小大人的样子:“爸爸既然这样说,肯定是他不喜欢提这件事啊。爸爸已经够辛苦了,我不想让他不开心。”


马龙却像是想到了什么愣住了,等他反应过来,用特别温柔的语气对小姑娘说:“小禾,你真棒。”


“可是我还是很喜欢乒乓球啊。”小姑娘有些哭恼,“叔叔,要不你教我吧,我们不让爸爸知道。”


马龙终于笑了:“小禾,欺骗爸爸可不好。”


“哎呀我就是想学嘛。”小姑娘撒起了娇。马龙自从遇见她,她就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现在终于有了点孩童的天真,马龙很喜欢。


“叔叔,你偷偷教我好不好,我们瞒着爸爸。”小姑娘说,“拉钩。”


马龙伸出小指和她轻轻碰了一下。


“耶!”小姑娘说,“最喜欢叔叔了。”


 


 


小姑娘胸前挂着的粉色小手机响了。马龙吓了一跳,他一直觉得那是个玩具。


小姑娘接起电话,乖乖的喊了一句:“爸爸。”


马龙一下子紧张起来。


对方似乎说了什么,小姑娘说:“我在训练馆里,和一个叔叔呆在一起。”


“哦,好吧。”小姑娘把手机从脖子上拿下来,“叔叔,我爸爸想要跟你说话。”


时隔十几年,马龙终于再一次听到了张继科的声音。


“这位先生谢谢你,请告诉我具体地址,我去接我女儿…”


“继科儿…”马龙打断了他。


那边也似乎愣住了,停了一会,带着点不可置信:“马龙?”


“是我。”马龙说,“小禾在我这里,我们现在在休息室,你最熟悉的那个。”


对方沉默了一会:“你等着我,我马上到。”


 


 


再次见到张继科,他并没有改变多少。一双眼睛还是那么好看。大概不再沉迷美黑,皮肤白了不少。


他们在休息室内外两两对望。


最后张继科先打破了这种尴尬的氛围:“马龙,你怎么这么胖了?”


 


tbc


 



评论

热度(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