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奇怪,我爱你

穷奇穴【盗墓AU】

暮里深巷:

改了一些地方又加了一点……算是重发吧 _(:зゝ∠)_ 有点想重写但是又懒【


都是假的都是假的他们是奉公守法好公民XD


cp提醒:獒龙昕博胖雨杀团


——————————————————————————


张继科是C城张家最后的传人。


十二年前,张家一夕倾塌,幸存的独苗张继科投奔肖战门下,在十二年后的今天渐成大势。C城倒斗行当里的了解他性子的人都猜他必定光复张家,然而名头打响多年,他却从未透露出半点自立门户的风声,反倒是逐步接管了肖战手里的生意,颇有将肖家发展坐大之意。


说也奇怪,爬到肖家二把手的位置,原本不必事事躬亲,下斗“拿货”,但张继科偏不走寻常路,几乎逢斗必下,越是凶险诡谲越是兴致高昂,世人只道他是偏爱履险登难,加上身手极好,道上遂称他为“绝凶虎”。


因此,当许昕得到穷奇穴的消息,第一个就想到了张继科。




“怎么样老张,有没有兴趣?”许昕端着杯茶,好整以暇地看着张继科。


许昕在圈子里也算是出了名的独行侠,人称“大蟒”,正所谓艺高人胆大,他功夫了得,又有自己的关系网,既不担心死于非命,也不烦忧生计无着,自然不乐意被哪家大户框起来,悠哉哉当个散兵游勇,瞅着顺眼的生意就接,瞅不顺眼了直接让人滚蛋,乐得个潇洒自在。


他之前和张继科合作过几次,俩人年纪差不多,脾性也很对胃口,不久就称兄道弟起来。交情不敢说多深,但他俩保持着稳定的关系既撑了张继科的门面,也给了许昕半个靠山,可以说对彼此都百利无害,索性也就这么稀里糊涂做了朋友。


“有意思,这位主儿挺凶啊,自个的墓叫这名儿。”张继科放下手里的地图复印件,眯了眯眼睛。


“没点儿古怪哪敢登您张爷的门,这地图是我一洗手多年改做古玩生意的哥们淘到的,那可是花了大价钱,这里头的东西估计,贱不了。”许昕搁下茶杯,神秘兮兮道,“你牵头,夹个喇嘛,咱捞一票大的?”


张继科盯着纸看了半天,突然道:“你知不知道这个穷奇穴的传说?”


许昕摇摇头,他一向懒得研究这些文绉绉的东西,有人讲故事就听个热闹,没人讲,他是万万不会主动去给自己找麻烦的。


“我之前就听人提过了,据说这里头葬的是共工氏的最后一代首领。”


“其实我觉得挺扯的,共工氏,那得追溯到什么时候,上古时代吧。他们的后人,真真假假的,谁还说的清楚,连点儿靠谱文献资料都没有。”


许昕眼睛一亮,问:“哪个共工?撞不周山那个还是流放的那个?”


“许昕你今年三岁吗?哪有什么撞不周山啊,神话你也信,真行。”张继科站起来,把地图揣进兜里,“接了,正好最近也闲得慌,不过估摸找人得有一阵子,你先回去准备准备吧。”


“得嘞,等你消息。”许昕也不墨迹,把手里的最后一口茶喝完便起身告辞。他深知这里边的门道,越是年代久远无据可考的墓葬,越是要谨小慎微多方查证,因为没有人知道里面到底布置了怎么样的机关,也说不清里边的东西究竟哪一样值得兜了带走——有的东西,看似精妙绝伦举世无双,实则有市无价,难以出手。




三个月后,许昕在开往H省的火车上和张继科再次碰头。


他走进包间的时候,里边已经有三个人了。张继科坐在床边,身边站着的他手下极出名的“筷子头”周雨,许昕和他不熟,但是在肖家打过一两次照面,姑且算是认识。另一个年轻人靠着墙戴着耳机,他瞅着眼熟,但是一时又想不起是谁,便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张继科注意到他的眼神,一把撂了年轻人的耳机,“方博,和昕爷打个招呼。”


“干嘛呀听着歌呢。”年轻人皱了一张圆脸,瞪了一眼张继科,别扭巴巴地伸出手,“我是方博。”


“许昕。”许昕也伸手与他握了握,一挑眉毛,“方博,我先看看你。”


“看看看看我干啥。”到底是年轻,听道上赫赫有名的蟒爷突然来这么一句,方博紧张得都有些结巴。


“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你?什么来头啊?”


方博还没回答,张继科就拍了他一把:“我师弟啊,你忘了?前几年你有个活儿找我,他还帮着查了资料的。后来就出国了,前段儿刚回来,非让我带他下地看看,我这实在是拗不过他,只好带上了。”


许昕想起来了。肖战膝下没有子女,就两个宝贝徒弟,一个张继科,另一个就是眼前的方博。他进出肖家远远地见过方博几次,但几乎没说过话,时间长了也就没啥印象了。


“怎么着,我记得肖爷不是盘算让他接地上的生意吗,怎么给你拐带沟里来了?”


闻言张继科翻了个白眼,道:“我哪敢拐带他,要不是这祖宗闹着师父非得跟来,我还不乐意带呢,你路上也帮我照应着点,他头一回。”


许昕简直对肖门的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心比脸盆还大,一个菜鸟就敢往凶斗里带,关键还是这菜鸟上赶着要来,真是一个比一个会搞事。


不甘心当保姆的许大爷正在心里盘算着是不是找个机会开溜算了,包间的门开了。


“昕子?”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许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抬眼一看。


马龙拎着行李站在门口,也直愣愣地看着他。


早年间许昕和马龙师承秦志戬,但秦志戬觉得许昕的身体条件和素质都颇为难得,更适合练吴家的功夫,没几年便将他送至吴敬平门下,此后许昕就一直跟着吴敬平。后来吴门在这行当里渐渐隐退,许昕独立出来单干,没想着回秦门,也就再没见过马龙。不过他倒是没少听说自己这位师兄的丰功伟绩,天纵奇才,年少成名,在C城里可以当得上头号人物了,唯一可与他比肩的,大约也就只有一个张继科。


但肖秦两家素来不对付,虽没有深仇大恨,生意场上的事情,多不过一个利字,既然分庭抗礼,便少不了磕磕碰碰。这次张继科竟然愿意与马龙分一杯羹,可见里边的东西,富贵非凡,且得从极险中求。


有意思。


“好久不见啊师兄。”他朝马龙走去,抱了抱他,像他们小时候经常做的一样。


“好久不见。”马龙也有些感慨,回抱了他。一时间场面十分温馨,令这些个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的汉子们都感到轻微的不适应。


气氛微妙间,一张圆乎乎的脸从马龙身后探出来笑眯眯道:“昕哥,我也是你师兄,你怎么不抱抱我呀。”


“小胖儿!”许昕闻言惊喜,随后立刻翻脸,“去去去,我就一个师兄,你少没大没小啊。”


樊振东也是吴敬平的爱徒,虽说入门比许昕早,但小了许昕有七八岁,也就一直没当成他师兄,只偶尔拌嘴时要拿出来长长自己的威风。许昕出师之后,碰见小胖的机会也不太多,但他天赋异禀,十七八岁时就已经在圈子里小有名气,如今吴门不问世事多年,吴家小胖却成为了江湖里令人瞩目的新星。


“好了好了认亲大会差不多结束了啊。”心满意足地看了一场师门情深的小剧场,张继科站起身,“咱们该讨论讨论正事了。”




六个人围着包间的小桌板坐下来,不大的空间立刻就紧凑了起来,倒是颇为适合他们低声讨论私密的话题。


“穷奇穴在咱们圈子里也不是什么秘密了,既然咱们有缘坐在这,我也就给大家交个底儿,这个斗,肖家是下过的。”


此话一出,气氛立刻就紧张了起来,这实在不是一个好消息,二次下斗,前一次则无外乎两个可能,一个是空手而归,一个是全军覆没。


“很遗憾,那一批人马,全折了。”张继科顿了一下,给出了答案,“现在坐在这儿的各位在圈子里都是什么地位大家心里都清楚,我相信你们能够看出肖家对这次行动的重视。”


“你们上次带了多少人?地图上来看这个斗还是很大的,六个人可能不太够吧。”马龙沉吟片刻,问道。


“二十多人。我希望能够尽量精简我们的人数,每个人都是翘楚,人多反而容易犯一些致命的错误。除了我们六个,陈玘马琳直接和我们在县城会合。”


许昕在心里暗暗吃惊,没想到张继科能请动这两尊大佛。陈玘和马琳早前都是吴门的弟子,勉强算他半个师兄,他入门晚,只来得及听说这二位的光辉事迹,还不曾见过真人。但他知道两人早就金盆洗手,天南地北也不知道上哪儿逍遥快活去了,张继科能劝他们重操旧业,手段可见一斑。


听见这两个名字,马龙也就不再有异议,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


“首先宣布一个不幸的消息吧。这地图没用。”张继科拿出之前许昕给他的地图,又扔了一个重磅炸弹。


“地图有两张,只有贴合在一起,才能指示正确的路线。另一张地图,在我们上一拨进去的人手里,大概就是偏信这个才出的事。也是许昕给了我这张地图之后,我才明白过来的。所以咱们还是得靠自己摸索。”


“嘿,合着这还是一对儿啊,我那哥们可真是亏大发了。”许昕摊了摊手,调侃道。


“这倒不是问题,毕竟大部分情况不都没有地图吗,我比较想知道的是,咱们这趟八个人下去,估计得好几天吧,科哥安排了谁在地面接应?”樊振东一张娃娃脸长得挺可爱,看问题倒是一点儿也不含糊。地面接应甚至比下斗还要重要,趁着下斗的土夫子们拖着半条命回来,立马黑吃黑的事情发生并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也成了喇嘛盘里被夹者最不敢放松的一点。


“肖门的喇嘛盘,大可以放心。这次接应我们的是王皓,他在道上名声好,人仗义,我想你们应该都能信得过。”


樊振东若有所思,没再追问。


看没有什么问题了,张继科便让周雨讲了一下这次下地的注意事项和装备分配,顺便科普了一下共工氏的一些传说和文献记载,聊得差不多之后就凑堆儿斗起了地主。




“我草,师兄你这斗地主的水平,国家队的吧?”被炸成猪的许昕难掩悲愤。


“我说许昕,你真背到家了,谁和你谁输,你博哥这都连着输了五六把了,能不能行啊。”另一只猪方博更是不平,“我在国外斗地主从来都是赚个盆满钵满,跟你一块儿老婆本都要输出去了!”


“你俩差不多得了,半斤八两,方博你那两下子也就在国外骗骗洋鬼子,回国都够不上看的,等咱们到地方,让琳哥教教你什么才是真正的斗地主国家队水平。”张继科简直要嫌弃死自己带来这俩队友了,一沾就输,也就周雨手气好点,赢了好几把,可都是和樊振东一块儿赢的,他自己也输,除非和马龙搭,只要和别人搭都是乖乖掏钱的命。


“我和雨哥又赢了哈哈哈哈哈,看你们这输的,干脆也别给我钱了,攒着请我吃大餐啊。”人生赢家小胖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见了。


……


要不说扑克牌是拉近革命友谊的催化剂呢,一圈牌打下来,几个年纪相仿的小伙子迅速地打成了一片,一副分分钟就能为对方两肋插刀的架势。干他们这行的都很清楚及时行乐的道理,也分外明白,地上关系好一点,地下生存的几率也就大一些,谁也不指望别人真的为自己豁出命去,但关键时刻能拉一把,就算是赚个够本了。




一路舟车劳顿,他们终于在傍晚时分赶到了P县的小旅馆。


陈玘和马琳在楼下迎接了他们。许昕第一次见到了两位活在道上传说里的人物。“杀神”正像传闻中的一样,剑眉星目,杀气凌厉。


然后,随着马龙一声“玘哥”,许昕目瞪口呆地看着陈玘全身的刺都软乎了,“小龙人儿,怎么样啊现在。”


“挺好的,哥你不是说要退休养老了么?”


“闲得慌,拉老马出来溜达溜达,整好继科这儿有活,就来看看。你们可真是够慢的,我俩菜都点好半天了,走走吃饭去。”陈玘搭上马龙的肩,搂着他就往餐厅走。


“马龙刚出道那会,经常跟着陈玘下斗,过命的交情了。”张继科大概看出他的疑惑,走过他身边的时候解释了一下。


小旅馆的餐厅谈不上什么好菜,都是些家常的样式,但每个人都吃得津津有味。明天开始得啃好一阵子的压缩饼干,这会儿可不是吃嘛嘛香。风卷残云地吃完饭,想想到地方得开六个小时的车,也就都各自回房休息,接下来的日子需要他们每天都精神饱满,全力以赴。


许昕和方博排到了一间。其实他并不是很欢迎这个小少爷,也不明白张继科为什么非得在这种命悬一线的凶斗里边给他们带上一个拖油瓶,但横竖人已经带来了,他也不好再和张继科讨价还价,只得缴械投降服从组织安排。


方博不傻,看得出许昕心里挺膈应的,许昕正闷声铺床,他主动道:“想不通我师兄为啥带我来吧。”


见方博开门见山,许昕也就敞开了应道:“说实话啊,是想不通。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你跟着来,太危险了,你又保护不了你自己,你也别怪我说话不好听,跟着我们,万一出点什么岔子,别说你自己,我们都不好和肖爷交代。”


“我能看懂那个地图。”方博眨了眨眼睛,“张继科要是不带我来,你们再想找个能通共工氏文字的人,可就真得下地去挖了。”


 许昕一时转不过弯,他几乎以为方博在诓他,毕竟这一下午接触下来他也算看出方博这人嘴上跑高铁的功夫不输张继科了。


“真的,诶你别别别不信。”方博看他没什么反应,有点急了,“我家祖传啊,就剩我一只独苗了,你们就偷着乐吧。”


“……你家共工氏后裔?”许昕摸着下巴,投来探寻的眼神。


“你家才共工氏后裔,我说是仓颉后裔你信么?”


“啊?真的?”许昕有点愣了。


“假的。”方博翻了个白眼,“反正我能看懂,你别问了。”


不知道是不是许昕的错觉,他总觉得方博的神情一瞬间有那么一点,悲伤。


“行行行我不问,睡吧。”他翻身上床,盖好被子,突然又转头叫了方博一声。


听到那边裹在被子里含糊的应答后,道:“你放心,到地下了,哥罩你。”




“方博,你起不起来,你再不起来我们真走了。”


许昕穿戴整齐背着背包站在方博床边第五次喊他。


“哎……马上……”


“别马上了,你哥都已经在车上了。一会我们走了你起床可别哭。”


方博被子一卷,把脑袋一蒙,彻底无视了许昕的威胁。


许昕没招了,只得打电话求外援:“老张,你这师弟猪八戒投胎吧?你赶紧的过来支援我一下,我实在叫不动他。”


“没事,你给他说周雨来了,让他想想点什么歌。”张继科气定神闲道。


虽然许昕没太明白这跟周雨有什么关系,但横竖也已经没招了,就按他说的,把方博被子一掀:“方博,周雨来了啊。”


“啊?”然后他就眼睁睁地看着方博蹭地从床上弹起来了,“别别别,我这就起!”




等他俩赶到楼下集合的时候,张继科烟都抽了几轮了。一见方博就给了他个白眼:“你说你非跟来干啥,在家里你睡到太阳晒屁股都没人搭理你。”


方博自知理亏,没接话茬,摸摸了脑袋,有点不好意思赔了个笑脸。


张继科也没再搭理他,招呼了一声喊大家上车,伸手正要开驾驶座的车门,没想到和另一只手在空中打了个正着。


那只手的主人正是马龙。


“怎么,龙哥也来探过地形了?”他一挑眉毛,收了手明知故问道。


马龙倒也不和他客气,车门一开就坐了进去,系好安全带才朝着他笑:“那可不吗,进去我开,咱出来的时候就麻烦继科儿了。”


呸,进去的时候大家都齐齐整整的,出来的时候可就不定哪儿挂了彩了,你倒是会享福。张继科在心里已经把马龙问候了一千遍,面上还是摊了摊手坐上了副驾。


车子一发动张继科就后悔了。这马龙看上温和白净人畜无害的怎么开起车来能这么凶?!H省差不多算是中国最广阔的平原地区了,马龙愣是能在大马路上开出盘山公路的味道来。想想前边马上要进山,那林子里边的道儿可就是不是开玩笑的了,他赶紧扒住马龙的胳膊:“龙哥,我来,过几天出来还是我开,成不?咱别在这拿汽车当飞机开,还没下斗都得折外边。”


马龙闻言还有点委屈,转头问许昕:“大昕,我觉得我开得挺好啊?”


许昕眼睛一闭狠心道:“师兄,咱都十几年没见了,你这开起车来还和你十三岁偷开老秦的车一个架势。”


见许昕翻了老黄历,马龙也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乖乖给张继科腾了座儿,坐到副驾驶上去。


六个小时的车程实在是难捱得紧,所幸他们中间有个菜鸟方博,几个人闲来无事就开起了倒斗知识大讲堂,轮番上阵填鸭似的给方博讲怎么寻龙点穴怎么躲避机关怎么制服粽子……


“等会儿,真有粽子啊?”方博眨巴着他的大眼睛一脸惊恐。


“不然呢?”正说得起劲儿的陈玘闻言也一脸惊恐,“张继科你怎么教的,这方博怎么像个正经人家长大的小孩儿?”


其实张继科这时候也是目瞪口呆,出于护犊子的心理,他很少,甚至几乎没有和方博提过地下的事情,肖战就更不用说了,压根没想过让方博碰这种生意,自然也就对他讳莫如深。这下好了,人都快到斗里了,哐当给你整一句“真有粽子啊?”,把几个倒斗老司机着实砸了个懵。


“博哥这是马克思主义武装起来的战士啊。”樊振东到底是年轻反应快,打了个圆场。周雨也赶紧附和着笑,想把话题带过去。


“继科你这不行吧,方博这样的怎么带下去?遇上粽子我估计能掏手机打110吧?”马琳算是队伍里的老大哥了,想了半天还是没憋住,斗里的事儿瞬息万变,就算混到这份上了不奔着发财去,也总不愿意折在里边。他原先接活儿的时候就知道肖家要带个菜鸟,上路了才发现哪是什么菜鸟,这压根就是个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接班人。


“我罩着他。”一直在边上闭目养神的许昕突然开了腔。他坐直了身子,道:“老张你带好队就成,方博交给我了。”


正左右为难的张继科见许昕主动揽活儿简直感动得不行,他知道许昕这话一出别人也就不会再有反对的意见,要不是他得把着方向盘他真想立刻握着许昕的手喊一声“亲人呐”,他转头叮嘱方博:“你别给昕爷找事儿啊,他说啥你干啥,做不到立刻给我回家去。”


方博原本一直神情复杂地在盯着许昕看,听见他哥说话立马点头如捣蒜,从善如流道:“谢谢昕哥,我保证不给你添乱。”




TBC



评论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