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奇怪,我爱你

【獒龙】与两位老妖怪共处的七天(一)

Nebula:

真人无关/oooc/设定都是我瞎扯的


狐狸精科X吸血鬼龙


[一]


《现代中国百鬼异闻录·特别卷》


撰/丹羽孝希


小生数年前初次到天朝游学,为的是阴阳生擢升为正式阴阳师的必经试炼。当年手气古怪,签筒里百分之一的中华大鬼签已有十几年未曾出世了,偏叫小生抓了出来,可谓时也命也,祸兮祸兮。


小生于山东半岛乘船,以平凡人身份做掩,避人耳目低调入世。出行前,师父为徒远行占了一卦,却看出个险象环生的混沌卦象,便宽慰小生这不过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惯例,安心去便是了。


在中国华北一带,小生发觉中华一带较四国本岛的人妖相处更加融洽,几乎是互不干扰的平行线,不同于千百年前的人鬼共生,鬼魅魉魍潜藏在暗处伺机而动扰乱阴阳平衡。现如今的中华大地,似乎已经没有了远古妖怪留存的任何痕迹。


抱着忐忑不安的心,小生游历了诸多道观庙宇,试图寻求这般异常现状的缘由,一个多月有余,却是一无所获。


莫非中华已经没有妖怪了?


是潜藏隐匿到了异世还是被人类驱逐灭绝得干干净净……?


可灭妖并不比弑神更容易。


怀揣惴惴,小生走遍一个又一个城市,最终结果亦差强人意。虽说抽中签王,试炼通过不了也是情理之中的,不过是重头再修罢了,但若就此升格了阴阳师……也行,小生当时这般作想。奈良时期的阿倍仲麻吕前辈游学至天朝,成就杰出卓越——即便小生成就不了此等伟大,却也足以见得这中华妖异是吃不了阴阳术师的,我总还能活着回到日本去。


试炼为期三月,须得我带两只评得上等级的收服鬼怪回寮里。啧,天朝人妖殊途,大隐于市的鬼魅大幅骤降,所以小生不得已陷入困境为难。


踌躇且徘徊,一筹莫展。


小生甚至想过不如卸下包袱,将中华游历个遍,也不算空走一趟了……


深陷窘境直到入天朝的第两个月零三天才出现了转机。


可想而知,赋闲两月余的小生既激动又紧张,攥紧口袋中一叠纸符,只等大显身手,终于得来了降妖除魔的大好时机!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


然而所谓‘转机’,事实亦并非多么令人欢欣雀跃。


下文隐去真实地名,请允许小生以[帝都]代称这段‘奇遇’经历的发生地。


游历到帝都已是金秋九月,小生定制了计划,准备稍稍歇脚,便再花几天时日去拜访市内各大知名神龛寺庙而后再去当地举世闻名历史悠久的宫殿古迹参观学习以增长见闻。


人生地不熟地放出小纸人引路,七拐八拐却莫名将我引到了原定住所的别处。说时迟那时快,小生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PM2.5超标的空气中夹杂隐匿着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我的式神向来没什么上进心,却也不曾出过什么大错。


这便是是祸躲不过了,我眼瞅着纸片人消失在马路边化作一团青色的小火苗,噗呲~一声蓦地消失了,心里有些惆怅。


不,十分的惆怅。


怕不是要摊上事儿了。


——看似寻常的街道,平常来往的路人,阴气却出奇得重。


我心下盘算了半晌,思量过后认为,还是好歹试一试罢,说不定能有惊喜……许是天朝妖怪已经半隐世了,兴许能好对付。幻化出狩衣装备将法器掂在手中,我开了天眼细细找寻附近方圆半里的妖异之气。


阵法转了两圈,锁定的位置是街角一家不起眼的便利店里。


气息指引纷纷流向一位貌不惊人的平凡收银员……这么说也不大准确,那位先生看起来并不是真的“平凡”。那体格匀称的年轻男子,五官清秀白白净净,样貌端正,是个温润的好好先生模样,面对顾客时常带起专业地笑容,和善却也保有某种距离。


‘店员先生……阴气真重啊。’


——这便是我对龙君的第一印象了。


横看竖看,都只是一位再普通不过的人类。若非阴阳眼下汇集于其周身银光闪闪的千丝万缕直指真相,我也是不能信的:天朝的妖,竟在散发的灵力中能不夹杂一分戾气?


我压抑住心头的激动,决定谨慎地观察一阵才妥善行动为妙。


店员是在傍晚七点半下班的,帝都的天几近黑透,我蹲守了便利店三个小时,经过漫长的观察,‘他’是一位非常认真负责的员工,做事井井有条,一丁点小差错都没有出过,看到最后,我都有些困倦了,眼皮沉重得像灌了铅。


等我再揉揉眼,店员已经模模糊糊地跟同事打招呼,换了身便服,准备从从仓库后门下班了。


外表在人类世界做着再普通不过的工作,焉知它心里打得什么鬼主意,在这几千万人居住的大都市,店员先生会不会仅仅是蛰伏在阴影里的冰山一角呢。我一路保持距离地跟着他,一路不断地胡思乱想,脑袋里念头闪过很多,却没能敲定一个确切可能的结论。


实际上,我甚至没有把握能成功‘收服’它。


日本本土,吸血鬼也已属很罕见的物种了。而且她们大多数使用的外貌都选择年轻的美少女……


跟踪‘店员’,或者说我尾随了它,绕过两条街区,莫约十分钟的功夫,我拐进了一条僻静的老街。胡同里石板路歪歪扭扭,破旧自行车七扭八歪地倚着贴满小广告的墙面,昏暗的路灯散发生锈了的橘涩光芒默默照亮巷口的转角。


一阵恰如其分的阴风吹过。


汗毛倒立。


我承认,我虚了。


我还记得,那时龙君的背影站在我十几米开外,暗黢黢地站定光源所及的边缘,白到几乎剔透的面容转过来时心灵上所感受到的冲击:


这么一个人……一个像人类的家伙。


默默转过头来,静静地看着你,猫咪一般的唇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温柔又拒人千里的微笑,眼角却没有丝毫的笑意……昏暗灯光下,他肤色白皙得简直要反光,他尖尖的异于常人的虎牙在唇边若隐若现,声音却是那样令人措手不及。


“你是吸血鬼。”我掏出法器故作镇定地冲他说。


“昂……”


龙君与我过去求学时见过的所有妖怪鬼魅都不一样,他只是轻描淡写地眨眨眼,仿佛仅是听说邻居家果子店的大福涨价了10圆那么容易,坦率得惊人:


“是啊。”


配上那副毫不挂心的天真表情,那便是更是吓人了。


“我也知道,你是阴阳师……”他伸出灵活的手指凭空眯着眼划拉了两下,指尖转个圈圈:“这身衣服不是我审美……你从日本来的对吗?”


我一时语塞。


这是我们代代相传的工作服。


“……”


诚然,我并非被此等无伤大雅的挑剔噎住了——


我很慌,我很慌张,我动不了了——


这也是从业以来的头一遭!


……我,根本不曾接触过这般强大的妖!


尽管它看起来友善和蔼,但压根和书上写好的不一样啊!我几乎是被他周身的妖气镇住了束进无形的枷锁,法力无法调动,符咒也可想而知已成了废纸。而他!甚至不需要动一动手指!


做人是要有骨气的。


我讶异自己脑子里还能冒出这种念头。


对。


要有骨气。


要有尊严的。


死死生生皆为虚妄,阴阳术士穿梭阴阳两界,上午也吃过了知名烤鸭,说到底也并不算多么遗憾了。


“阁下可以动手了。”


我盯着他周身那一圈圈萦绕的银色气息,感到平静而绝望。


不必挣扎了。


惹恼了它反倒殃及无辜可怎么好。


……事情到了这地步,要说也没啥好商量的了,是吧。


然则老天爷大发慈悲,大抵是我上辈子做了不少善事:在这要命的档口,故事却又莫名其妙地突然冒出了另一层转机。


对方迟迟不动手。


我木头人般站罚站原地,睁开半只眼瞄瞄——


那笑面虎的吸血鬼已然正对面走过来,跟我之间仅不到两米的距离了!


他倒是笑得出来。


我是一点也摸不着头脑,甚至脑浆过电,手心儿都渗了冷汗。


又一阵阴风吹过。


杀千刀的乌云飘过,遮蔽了仅剩的满月。


我不禁打了个喷嚏。


吸血鬼先生好心地上前两步,银光闪闪地说:“啊呀,你是不是受寒了啊?”


还不待我动动嘴巴,身后便猝不及防传来一声极其幽怨而低沉的嗓音:


“龙。”


那声音的主人,是这么称呼龙君的。


我硬着头皮转过身去。


阴影中走过来一个外表像人的大家伙。


宽肩细腰,身材高大,比吸血鬼还要魁梧。


黑暗之中,那‘人’的眼睛熠熠生辉,眼尾轻轻上扬,不知扶摇直上几万里。


祸不单行。


我叹大限将至,今儿个赶上了一双,当真是天要绝人之路,我也是要为命运所折服的,可惜我英年早逝,年底爱豆的演唱会怕是真没机会亲眼见到了……


有时转机,怕是只能更衰。


橘色灯光下,那男人身后的影子,有一二三四……九条尾巴。


天眼告诉我,其中一条是真的,另外八条是‘义尾’。


……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大写的男狐狸精我也打不过啊!


绝望。


前所未有的绝望。


这是我遇见继科君时的第一印象。


和他外形一样,黑压压的,叫人透不过气。


眼角眉梢棱角的锐利,低沉的嗓音,还有周身强大的压制性灵力。


“怎么今天提前下班没跟我说一声。”


狐狸精的音色听不出情绪起伏波动。


那对勾魂夺魄的桃花眼骤然瞥向我这一边。


纵然我是个内行人,也要被晃晃心神,三魂七魄丢了那么一两个。


我发誓这比过去入寮考核时师父们的严格的目光还要叫人不寒而栗。


紧接着狐狸精周身暗红色的气纹暴躁地波动了一轮,不无杀意地问了吸血鬼一句:


“这小子是谁?”


TBC

评论

热度(254)